主页 > 消费疯狂 >舞剧话英雄(上篇)南侨机工抗日事蹟感人舞蹈导师筹演舞剧传颂 >

舞剧话英雄(上篇)南侨机工抗日事蹟感人舞蹈导师筹演舞剧传颂


2020-08-01


舞剧话英雄(上篇)南侨机工抗日事蹟感人舞蹈导师筹演舞剧传颂七十多年前,一群从中国下南洋讨生活的华侨不畏艰难,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回到中国云南省至缅甸交界处当司机,在严峻的滇缅公路山路之间穿梭,运送物资给在前线作战的抗日军人,是历史中不能被遗忘的无名抗日英雄。1939年至1942年期间,约有三千多名来自南洋的华侨参与“南洋华侨回国机工服务团”到滇缅公路当机工,其中有约三百名来自槟城的华侨参与其中。他们之中有些不幸在抗日战争期间壮烈牺牲,有些有幸在战后活着回到南洋,也有一些则因为不同因素而留在中国,与南洋的亲人分离。这些机工当年的英勇精神即将在3月4日晚上8时,由槟城一群8岁至四十多岁的年轻舞蹈者和戏剧工作者搬上槟城大会堂舞台演出史诗舞剧《无名英雄─南侨机工》,向南侨机工们致上崇高的敬意。槟城亚依淡有两个着名的旅游胜地,即升旗山和鹤山极乐寺。这两个着名景点的交界处有一个交通圈,旁边矗立着巍峨肃穆的纪念碑。此碑是在第二世界大战之后,于1951年设立的“槟榔屿华侨抗战殉职机工罹难同胞纪念碑”。它是全世界第二座纪念当年华侨抗战殉职机工和罹难同胞的纪念碑,而第一座纪念碑是于1947年建在吉隆坡广东义山亭的“雪兰莪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殉难纪念碑”。每年11月11日献花祭奠当年是由槟华筹赈会发动建碑纪念活动,并由已故侨领周国钧兄弟慷慨献地,众华侨聚资兴建,将英勇牺牲的机工和在战争里罹难的同胞埋葬于纪念碑下,让后人追思凭弔。住家位于垄尾的41岁资深舞蹈导师陈政铭小学时就读公民总校,该校就在“槟榔屿华侨抗战殉职机工罹难同胞纪念碑”对面。从1951年建碑迄今,每年11月11日上午11时11分,槟城公民学校信理员纪念碑管理委员会都会在纪念碑前举行肃穆的祭奠仪式,槟州各华团、社团和学校等都会派代表献花敬礼。“虽然我在公民总校就读小学6年,但是那6年里从来没有老师向我讲解过这座纪念碑的历史背景和意义,也没有讲解为何每年11月11日该纪念碑前都会聚集许多人前来献花敬礼。当时,我对于刻在纪念碑上的浮雕字似懂非懂。”直到去年初,他有幸与来自中国傣族的着名舞蹈家汤耶碧聚餐交流时,他心中的疑惑才解开,并从对方的口述内容中更了解南侨机工历史。融合舞蹈戏剧呈现陈政铭也是东厂舞群舞蹈团和舞蹈工厂艺术学院艺术总监,习舞且教舞多年的他最初想以舞蹈的艺术形式呈现南侨机工的故事。后来,他发现单以舞蹈呈现,恐怕很难让本地观众了解,于是,他找来与东厂舞群同样有23年历史的戏园子剧团合作,融合舞蹈和戏剧呈现这部史诗舞剧。“舞蹈只有肢体语言,没有对白。若单以舞蹈表达,可能会使许多不了解南侨机工历史的本地观众难以明白和有共鸣。于是我萌起加入戏剧元素的念头,希望通过戏剧使演出更显张力。当时,我第一个想到合作的剧团就是戏园子剧团。虽然我与戏园子剧团的艺术总监邱祺翔认识多年,但是从未合作。我找邱祺翔洽谈后,双方一拍即合,决定携手合作将舞蹈和戏剧融合一体呈现大型的史诗舞剧。”舞剧大纲分成7剧目陈政铭同时也是舞剧总策划,他说,该剧主要叙述两名男机工和一名女机工离乡抗战的故事,第一个故事以戏剧方式表演,第二个故事以戏舞方式呈现,而第三个故事则以舞蹈方式表演。“此舞剧的大纲主要分为7个部分,第一个剧目是〈送行〉,叙述两名男机工和一名女机工离开家乡到滇缅公路当机工。第二个剧目是〈参战〉,刻划南侨机工们到中国参与军训,众志成城共同对抗敌人。第三个剧目是〈滇缅轰炸〉,反映南侨机工们在险峻的滇缅公路上穿梭,经常得躲避日军空袭的惊险战况。第四个剧目〈沦陷〉则描述当时日军攻城,南侨机工面临四面楚歌的窘境。”他说,舞剧的第五个剧目则是〈傣族之谊〉,叙述南侨机工在撤退的危险关头被傣族部落解救,平安在当地落脚,可惜再也回不去南洋。第六剧目〈离合两难全〉叙述多年以后,两个男主角决定重回马来亚家乡,得到傣族家人的理解。最后剧目〈回家〉,叙述其中一个男主角最后顺利回到马来亚与亲人团聚,另一个男主角并没有回马来亚,并在晚年走到人生最后一刻时,拿着行李冲出家门高喊“马来亚!马来亚”,然后在家门口嚥下最后一口气。“这是我首次编与南侨机工历史相关的舞剧,编排过程中,我很注意表演与历史的相符度,尽力做到与真实历史相符,场面会以舞蹈或戏剧呈献,还有配合多媒体等元素,以让本地观众可以在观赏后对历史有进一步的了解。一家三口失散60年70岁的汤耶碧乃南侨机工的后裔,其父亲汤仁文出生于中国广东,12岁时下南洋谋生。1939年,汤父到中国云南参加抗战,在滇缅公路运输抗战物资期间认识了傣族姑娘方香玉,两人结婚后生下汤耶碧。抗战胜利后,汤父欲带妻女回到出生地广东,但因傣族习俗不允许女性离乡,于是汤父唯有与妻女分离,独自返回广东,并于1946年回到当时还未独立的马来亚。从此,汤耶碧与母亲便和汤父失去联繫六十多年,汤耶碧寻觅父亲多年,于2012年在霹雳州怡保与同父异母的弟妹相认,并在已故父亲的灵位上香,了却多年心愿。南侨机工堪称英雄陈政铭说,他听完汤耶碧与父亲失散的事蹟后,感触万分。“从小我们因为西方的影视作品所塑造的英雄形象,而存有英雄都来自外国的刻板印象,却从来不知道真实的英雄事蹟其实就发生在我国的华人先贤身上。 ”他披露,当时,有许多南侨机工在抗战期间不幸在滇缅公路牺牲生命,另有些机工得以存活。但是在抗战胜利后,并非所有南侨机工都得以顺利回到马来亚。 “他们之中有些因为与当地的傣族姑娘结婚成家而无法再回到马来亚,有些则因为个人因素与马来亚的亲人分离。”于是,他从去年开始着手编写舞剧,叙述两个男机工和一个女机工的故事。两个男主角反映出两个命运截然不同的角色,一个男主角得以在抗战后回到南洋,另一个男主角则在抗战胜利后留在中国。基于本地许多南侨机工已往生,所以舞剧的故事蓝本主要来自汤耶碧口述的真实故事,也有部分 来自旧报纸的资料。女华侨女扮男装当机工当时,资深舞蹈导师陈政铭聆听汤耶碧叙述寻父多年后得以与亲人相认的故事后,深深被南侨机工英勇的事蹟和机工后裔寻亲的艰辛历程所感动,并萌起通过艺术形式来呈现南侨机工故事的念头。陈政铭说,他在翻阅旧报纸时,惊讶地发现到当时除了有许多南洋华侨男性参与“南洋华侨回国机工服务团”,还有一些女华侨女扮男装到滇缅公路当机工,充分展现巾帼不让鬚眉的精神,堪称当代花木兰。“这些女机工之中包括来自槟城的李月美和白雪娇。在槟城出生的李月美祖籍中国广东省台山市,当年女扮男装参与服务团到滇缅公路当司机。有一次不幸发生车祸被南侨机工杨维铨抢救。杨维铨惊讶发现原来司机乃女扮男装的李月美,两人因此相识并结为夫妻。李月美当年的巾帼英雄事蹟被传为佳话。”他说,女机工白雪娇又名白雪樵,出生在槟城环境优渥的家庭,祖籍中国福建安溪县。当年,她曾在槟城协和学校担任教师,获悉招募华侨回中国抗战的消息时,基于热烈的爱国情操,她毅然留下一封家书给父母,并踏上抗战行程。2014年,白雪娇在广州安详离世。他从旧报纸中阅读到关于李月美和白雪娇的故事后,将她们的故事合併编写成舞剧中的女主角,并由其太太黄静育担纲演出。/刘楚珊.2017.03.01

上一篇:
下一篇:
金沙1679_红宝石最新登录地址|问题社区|今日产业|网站地图 丽盈官方下载_新万博账号l 乐百家手机版游戏_合盈国际注册地址 88真人平台_申博包输网 博亿娱乐官网注册_新用户注册领取体验金 双胜娱乐官方网下载_雅虎娱乐客户端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久发娱乐国际 凯时登录平台_立即博最新网站 九洲国际娱乐备用网址_凯撒娱乐下载安装 鹿鼎注册中心_亿彩堂快三app 汇盛国际注册平台网址_新濠环彩app